本站官方网站 | 本地网热线电话:9999999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999999999
  • 本地头条客户端
  • 微信
  • 网站导航
主页 > SUV > 年报 >
  • 2019-10-09 15:47

    本文原标题:投诉大名县公安局副局长韩志巍和派出所所长王刚充当保护伞包庇黑恶势力

    本网今日讯 各位领导:  2003年10月,我和我村村民柳士臣、杨全喜等人向县纪委反映我村支书彭自安涉嫌贪污问题,县纪委在查账期间,村支书彭自安指使彭自义、郭林海等人打击抱负,发生了多起治安案件和两起刑事案件,这些案件个个事实清楚,险些要我性命,彭自安等人的黑恶势力在大名县公安局副局长韩志巍和派出所所长王刚的包庇下逍遥法外,两起刑事案县公安局至今没有办结。大名县公安局副局长韩志巍和派出所所长王刚包庇黑恶势力的问题,我向纪委、政法委和公安机关投诉多年,这些机关直今无人处理。案件详情如下。   2003年10月22号,郭林海故意惹是生非,用两辆三马车挡住我出门的路口,我让他挪开,他却从腰里拿出一把菜刀向我砍来,并追杀我五十米远,在邻居的帮助下我才脱险。此案大名镇派出所王书波出警。 2003年11月下旬,一天夜里11点多钟,我已入睡,郭林海在彭自安家喝酒后闯入我的菜地大骂,并持刀前来和我拼命,我妻子见状吓得心脏病突发险些要命。此案派出所张建国出警。 2004年春节前农历腊月二十八,郭林海从彭自安家出来向我发誓说:“郭喜臣,过了年我叫你上你娘坟里种菜,如果你活着,我就不姓郭。” 2004年3月初,彭自义因县纪委查账截拦我两次,向我谩骂威胁。 2004年3月20号,郭林海将我喂养的狗毒死。2004年3月22号我和我村柳士臣等人,向纪委领导反映了纪委调查小组调查的假账问题,居委会向县纪委提供的财务账是居委会向村民公布账后从新炮制的一本账,我们村民称假账。居委会向村民公布的财,漏收了县联社买地款和修路款,纪委查的那本假账增添了县联社的买地款和修路款,但财务收入账的收入数额没增。我们村民向纪委领导指明了这两本账上的漏收和开支不实问题,要求纪委对这两本账目的漏收和开支不实问题从新调查。2004年3月23号,晚上九点多钟彭自义招集郭林海、赫会民、张善岭等人砸坏我的门窗,闯入我的住屋,将我和我女儿打伤。我的眼睛被打的伸手不见五指,眼眶骨折,视网膜挫伤,永久的失去正常的视力,法医鉴定为轻伤,此案大名镇派出所谷茂出警。案发后柳士臣杨全喜等人向县纪委反映了因查账我被打的的问题,要求县纪委责成彭自安给我垫付医疗费,彭自安指使他的妻子给我送了两千块钱。我看病出院后彭自义到我菜地威胁说:“啥时告状啥时挨打,只要告状你这只眼瞎了,那只眼还的瞎”。在彭自安等人黑恶势力的威胁下我们放弃了从新查账的要求。我眼睛被打伤一案我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案发原因、时间、现场、作案工具和法医鉴定。我以真实的事实指控了彭自安、彭自义、郭林海、张善岭、郝会民五个嫌疑人。大名镇派出所立案后无动于衷,信访后,大名镇派出所许建国,在2004年10月对彭自安、郭林海、赫会民三个人传询调查,彭自义和张善岭之今没被传询。赫会民案发前我不认识这个人,2004年10月10日下午六点赫会民被传进派出所,第二天我见到传询赫会民的那名职员和许建国,那名职员告诉我说抓赫会民时,赫会民企图逃跑,问案时赫会民承认了他作案的事。许建国对我说赫会民把他告了,我问许建国怎么回事,许建国说:“今天早起七点多,局领导给韩所长来电话说我没有证据乱审人”。我对许建国说:“赫会民承认了他作案的事,你把他放回家,他一定把他被传询和他招供的事告诉彭自安。彭自安得到赫会民已招供的消息,他会打电话找韩志巍说你没有证据乱审人的。这个事有力地说明了彭自安和他打手之间的内在联系 。你应当把它调查清楚”。许建国说:“你不能追究局领导电话这件事,你要是追究这件事我就不承认了”。许建国说:“我把赫会民传到派出所,你过来认一认,你要是确定没认错人,我不放过赫会民。”次日赫会民邀他爹、他姑、他姑夫和他表姐在派出所许建国屋,赫全民问我:“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我说:“案发那天晚上你用地板块砸在我的胳膊上,我用暖瓶摔在你身上,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你在水饺馆西侧的工地上干话时,我一眼就认出了你。”赫会民没有吱声,赫会民他爹用拳打在赫会民头上说;“是你干的不?”赫会民仍不吱声。许建国说赫会民:“你回去好好想想,那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了,让他给你作个证。”半月后许建国取得了彭自安、郭林海、郝会民分别指使他人做的伪证。许建国作为民警指点嫌疑人作伪证的行为违纪违法,我“将局领导的电话”和许建国指点嫌疑人作伪证的问题,反映于大名县委 ,县委书记将我的投诉批到公安局后,许建国告诉我说:“你的案子破了,局里决定要抓人了,你抓紧把法医鉴定办了,我们就抓人。”我问许建国“案子的作案人是谁?取证了吗?”许建国说:“作案人正是你指控的那几个人,证据等你拿来法医鉴定我们就能抓人”。我将法医鉴定交给派出所后,韩志巍(时任所长后升副局长)要求协商处理,因彭自安同意协商,我没有反对,就这样韩志巍以忙为由,将协商推托了一年也没办妥,我要求韩志巍抓人,韩志巍说:“抓人没有证据”。我向公安局张建军局长反映了韩志巍协商不成立也不抓人的情况,张局长说:“我让一中队插手,让一中队介入调查。你的案子我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回复。” 派出所将我的案卷交给一中队,一中队接过案卷后。韩志巍要我相信他的为人,吹嘘着:“我在派出所八年了,没有我办不了的案”。又向我提出协商并承诺说;“如果这次协商不能成立,我保证将彭自安等人送进监狱。”这第二次协商韩志巍又推托了一年他说:“彭自安反悔协商了,抓人没证据,派出所赔偿你点钱行不行?”我没同意。我又找了公安局张局长,张局长提出让王刚接案,并督促王刚尽快办理。 王刚接案后告诉我:“你的案卷我看了,赫会民有直接证据,只要抓住赫会民一切事都好办。我先和彭自安协商看能不能成,协商不成再抓人。”王刚见到彭自安后告诉我说;“如果不让彭自安承认是他干的,他就拿钱”。我要求王刚抓人 ,就在我向王刚提出抓人后,彭自义率领他的儿、孙和儿媳共五人,到我的菜地大骂,砸了我的门窗和洗衣机。当天晚上彭自义的四儿子彭军带着刀具到我家谩骂、威胁、恐吓,吓得我妻子心脏病突发险些要命。这一天的两件治安案件,王刚说:“彭自安局里有人,没等我办案,他们就把事摆平了。”王刚承诺把我眼睛打伤的案办了,不让我追究这些治安案。从此后王刚天天说抓赫会民,他口是心非,赫会民一天也没有逃,至今没有抓到赫会民,没有追究彭自安等人的刑事责任和刑事附带的民事责任。  2007年11月8日我表弟闫青林的女儿结婚,我和郭林海他大哥郭文仁他二哥郭贵林一桌就坐,郭林海在另桌就坐,宴席将结束时郭林海给他大哥倒酒,他大哥不喝,郭林海给他二哥倒酒,他二哥把酒倒在地上,郭林海给我倒酒,我顿时想起了郭林海发向我的毒誓“如果你活着,我不姓郭”。我想起郭林海率人将我眼睛打伤的事,我问郭林海“你姓啥”,郭林海没吱声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准备行凶,被闫青林发现,青林差人将郭林海送回家。婚宴结束后,我和我妻子骑着自行车走到三中门口,郭林海驾驶着三马车大喊着“压死你”直向我驶来,我的自行车被郭林海的三马车压在车轮下,我和我妻子被郭林海的三马车撞倒在路旁,郭林海下车就打,我挣扎着从地上起来,起身就跑,郭林海从他的三马车上拿了一把斧子,追了二十多米把我摔倒在地,他骑在我身上举起斧头向我砍来,为活命我双手阻拦郭林海斧头,郭林海用右手掐住我的脖子,喊着“这次我让你知道我姓啥”。他用尽了全力将我的脖子掐的出血后吐血昏迷现场(法医鉴定:我身上有六处伤,两处是郭林海用车撞伤的,四处是郭林海打伤的,我脖子的右前方有郭林海大母指掐伤留下的痕迹,病历有咳血的记载)。就在危机时一个陌生人制止了郭林海的故意杀人行为我才保住了性命。 案发后,我让王刚依法抓人,王刚表示同意,但他口是心非,就是不抓人,2008年春节来临,我催王刚抓人,王刚说;“你为啥非要抓人呢? 我已经让郭林海把钱准备好了,明天上午他把钱送到派岀所,给你一万块钱这事就了啦。”我说;“三中门口的案,郭林海是诚心要我的命,我要求公安机关追究郭林海的刑事责任。”王刚表示同意说;“这两起案件是彭自安指使郭林海干的,彭自安是主犯,先抓彭自安”。就这样,王刚一直等到彭自安死也没抓彭自安。也不去追究郭林海杀人未遂的刑事责任和刑事附带的民事责任。  以上,彭自安等人的黑恶势力在大名县公安局副局长韩志巍和派出所所长王刚的包庇下逍遥法外。大名县公安局副局长韩志巍和派出所所长王刚充当保护伞,包庇黑恶势力的问题,我向纪委、政法委和公安机关投诉多年,这三个机关至今无人处理。

    版权声明:安冉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安冉新闻网 Copyright 2004-2016 http://www.areca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